《技术至上》的一些观点及延伸

  1. 如果山姆大叔让你闭嘴,这是审查;如果是苹果这么做,这就是单纯的服务合同条款。」 (203)
    商业活动的广泛存在,其实可能限制了言论自由(虽然看上去它增加了我们表达观点的渠道,但另一方面我们只是转移了阵地)。例如在知乎网,用户有权利禁止部分或所有人在其回答下留言,即使这些言论并没有任何不恰当之处。这颠覆了我对于言论自由的一些传统看法。支持限制其他人言论自由权利的权利者的理由是,回答下供评论的地方实际上是答题者的私人空间。这显然又颠覆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对「私人空间」的一些传统观点,例如课堂似乎就是一种「私人空间」,那么学校的管理者是否有权利限制老师在课堂上的某些言论呢(即使它是合法合乎道德的)?

  2. 一个局部问题可能解决了——却引发了一些我们眼下尚无法认清的全球问题。」 (3)
    在书中,作者为这个观点举的例子是垃圾箱摄像头(BinCam)——内置于垃圾箱的智能设备可以判断被丢入的垃圾是否是食物垃圾和可循环垃圾。当它们减少时,你可以获得积分并分享到社交网络上。关于这个观点为什么是正确的,我的理解是我们所做的「好事」会削弱我们对「更大问题」的责任感。
    并且不止于此,还有一个更糟糕的消息。例如心理学家曾发现,在早上节食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早上忍住的食欲会在晚些时候发挥作用,让你比不节食吃的更多。同样的,在面对世界环境恶化这类问题上,我们也可能因为带来激励机制的智能设备,虽减少了食物的浪费(这减少了你对环境问题的内疚感),但却让你买更大排量的汽车。

  3. 指望分发平板电脑或电子阅读器能够解决非洲的文盲问题是一回事,让政府切实承诺选择阅读器,而不是使用课本、修建学校或雇佣更多老师,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这一类关于技术的讨论实在是太常见了,例如在转基因技术问题上,很多支持推广使用转基因的人给出的论据是转基因技术本身是安全的,但实际上从「技术安全」到「应该推广」中还有一段路要走,例如我们对处于实验中的技术的监督能力是否足够,又例如技术的提供方是否有垄断市场的危险。

  4. 我常想,有多少人会读《纽约时报》对奥尔巴尼州政府的报道。说不定正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读,《纽约时报》才在这篇报道上不惜巨资!在 Google 的世界里,没人点击这些新闻故事,它们的优先度会下降。
    从前我担忧的是根据读者以往的阅读历史推荐他们感兴趣的阅读内容,会加深他们本已存在的偏见。现在,我们还需要考虑的是内容的发布者因为太容易获取读者的信息,而忽略真正重要但没有人感兴趣的内容。它们的发生都是因为「高效率」,也就是说低效率有时候也是有益的。

  5. 解决方案主义者讨厌犯错,而热衷于算法。而好的厨艺来自于失败和试验、配方的偏差成就烹饪创新并推动美食业,这些好的想法被当成怪诞落伍的观念丢在一边。」 (12)
    如果算法继续被推广下去,那么我们对于创新的看法很有可能会被干煸。例如可能将出现一种提供创新解决方案的职业,因为我们认为算法更善于次。

本书的一些书摘,可以看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