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素食主义

演讲笔记: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钱永祥、梁文道)

对待动物的方式有对错之分

我们都知道“伤害”这个概念不适用于没有生命的物体(例如石头),但当我们伤害有生命的物体时(例如狗),正常情况下我们都会同情它。

当我们同情动物受到伤害时,我们会作出的三种判断:

  • 动物受到的伤害很严重。
  • 动物受到的伤害是不应该的、无辜的。
  • 我在乎动物受到的伤害。

即使我们同情和怜悯动物,但我们总会在人与动物间划一条线,并认为同情和怜悯应该适可而止,但这种作法有何道理呢?《动物解放》的作者彼得·辛格(Peter Singer)认为曾经的人类也有类似的作法,分别是将白人和黑人区分开来和将男人和女人区分开来,并认为黑人和女人的痛苦是不重要的。既然肤色和性别的区别都不能作为伤害的理由,那么为什么物种可以作为伤害的理由?

所以说只要发生了痛苦,就不是好事,就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对待动物的方式有对错之分。

是否存在道德进步

现在人们已经不愿意谈及“进步”这个概念了了,原因可能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等人类社会某些方面的进步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能是存在进步的,例如如果进步的标准是减少痛苦。

现在人们普遍相信道德或价值的相对主义(认为不同社会、不同时代存在不同的价值和标准,所以也就没办法比较不同社会、不同时代下,哪一种行为更加道德)。

在这个价值多元的时代,人们都有选择什么好的权利。这就让道德比较产生了困难,因为不存在一个确定的标准。但演讲者认为是否造成痛苦、造成多大程度的痛苦是判断道德水平的标准。

道德进步的机制

扩张中的圈子(The Expanding Circle)理论认为,道德进步在人类中是一个逐渐从“我”或“我们”扩张到其他人的过程,并且最终我们会把动物和自然包括进来。所以是存在道德进步的,所谓的道德进步就是将我们的关怀对象逐渐扩大的过程,这些已经扩大了的对象包括:

  • 不同性别的人
  • 不同宗教
  • 不同民族和肤色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认为,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暴力在逐渐减少的历史。而权利革命中间最晚金的一项就是动物权利。

一些有关暴力和残酷的事实:

  • 台湾每年要杀900万只猪,3亿5000万只鸡。
  • 中国大陆每个礼拜要杀1200万只猪,也就是一天要杀170万只猪,每一分钟杀1200只猪“不谈猪的痛苦,但我们想象一下:人类每分钟得施展多少暴力,才能把这1200只、每头重100公斤、活生生的猪运送、宰杀、分解,最后贩卖成为我们家人乐融融分享的盘中餐?”
  • 因为公鸡的肉质不够好,所以公鸡在孵出后就会被送到碾碎机去,编程饲料或者肥料。
  • 生下来的乳牛如果是公的,就要变成小牛肉(veal calf)。变成小牛肉公牛要经受的:
    • 禁止运动;
    • 不准接触任何有铁质的食物;
    • 使用大量的抗生素。

素食主义常见问题

远古人类是吃肉的吗?

会吃(大部分是昆虫),但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想象得到一个远古的人类赤手空拳的抓一只野兔有多么困难,并且即使我们抓到了要将它生吃下去也非常困难。但是我们却可以轻易地采摘并食用新鲜的水果或蔬菜。这可以说明远古时代的人类除非在食物获取极其困难的时候会去捕食动物,其他时候他们都是以植物为生的。而从身体构造上来看,人类目前的身体构造的确是比较适合吃肉的,但显然我们不能仅仅因此而认为曾经我们是吃肉的。因为我同样也可以找到很多事实可以说明人类的身体构造并不适合吃肉,并且人类的身体构造在不断改变。
相关内容:人类祖先几乎都是素食主义者

人类一直以来都是吃肉的,因此我们现在吃肉当然是正当的。

具有历史传统的行为并不能在道德上证明它的合理性。类似的人类也有歧视女性、奴隶制、酷刑的传统,但很显然我们不能仅仅因此而认为这些行为是合理的。

植物也是生命,但为什么素食主义则却可以吃植物?

大多素食主义者选择不食用动物并非是因为它是不是生命,而是为了避免产生因自身造成的痛苦。就目前人类的科学水平来看,大多数植物对伤害甚至都缺少反应。部分植物在特殊的伤害下有一定反应,但我们很难将这种反应归于痛苦。将植物归为可以感受痛苦的一类,还需要更多的严肃实验证据,而不是个别的属于偶然的实验。
相关内容:植物真的有感情吗?

生命难道不是平等的吗?那为什么你们可以区别对待?

如果仅仅因为是生命,所以就应该平等对待。那么,我们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它们都是物体,所以它们都是平等的。并且平等不代表我们就不能区别对待,例如我们都不会认为动物应该有受教育的权利。

为什么我们应该避免伤害动物?

这是现代人类道德进步的一个表现。几乎一百年前,战争还是不分平民和战斗人员的。但我们现在的观点是我们有义务避免平民被伤害;几百年前我们还认为酷刑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们现在主张人道主义的死刑;五十年前除了宗教信仰者,几乎没有人会在乎对动物的屠宰方式,但是现在我们大部分都认同人道主义的屠宰方式。这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了现代社会的人大部分都认同不必要的痛苦是应该避免的。

我们无法知道动物是否能够感受到疼痛或者对疼痛的感觉和我们不一样,所以将动物当作物品去利用是可以接受的。

我们同样也无法知道我以外人类对于伤害的疼痛是否和我们一样,也就是说我们无法了解到他人的心灵。但因此认为我们就可以随意利用、伤害他人是可接受显然极其荒谬的。

如果我们食用动物的时候它们是不会感知到任何事情(如疼痛)那我们食用它们是否依然会给动物造成伤害?

依然是的,因为这剥夺了动物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利。例如即使我们在他人无痛苦状态下将其杀死依然是谋杀而非安乐死。

动物都是相互食用的,那人类为什么就不能食用它们?

非人类动物不能理解道德,即非道德主体。非道德主体意味着我们不能在道德上要求它们任何东西,就像我们不会在道德上要求还不理解道德的婴儿一样。

肉好吃,并且我喜欢吃。

仅仅因为某物可口而食用它很明显不可能是正当的。即使纳粹分子喜欢犹太儿童的味道,这也推不出他们有权烹煮这些孩子。即使这些纳粹分子抗议说:我们侵犯了他的权利或这是他的自由,这也同样没有说服力。实际上可口的食物并非只有动物的尸体。这意味着我们并没有被迫进行这样的一个选择:要么食用并烹饪肉类,要么被剥夺从美食中获得愉悦、从精心制作美食中获得自豪的机会,并因此伤害自己。如果我们并未被迫剥夺自己的机会而伤害自己,那么我们就无法这样辩白自己对动物的伤害。即便我们不吃肉就会受到伤害,也无法合理地认为:我们承受的这个伤害,可以和落在农场动物身上的伤害相提并论。

全面的实施素食主义会造成社会混乱,如经济衰退。

对于这个预测性的判断实在很难有说服力。这种考虑只考虑了人类的利益,却没有考虑动物的。现在很多人依赖于饲养动物谋生,那么等我们只吃植物的时候他们当然可以靠饲养植物谋生。即使对社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那你可以参考下历史:解放黑奴的时候一样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动乱。如果有人仅仅因此而认为解放黑奴是不值得的那么我们可以说他是非常不理智的。最重要的一点是选择从事商业活动就意味着要承担风险。就是说我们没有义务保证其他从事商业的人一定得盈利。

如果某个人类不食用肉就会饿死,那么他是否可以吃肉?

可以。因为任何动物都有权利在自身可能会受到严重危害的情况下做出任何行为来保护自身不受到侵害。例如当人的生命受到杀人犯严重威胁时,我们甚至可以将其杀死。在特殊情况下我们可以这么做,但不代表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可以这么做。

为什么目前人类食肉的习惯同纳粹屠杀犹太人是相同的?

因为两者都是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制度性的压迫。

素食主义是否会导致人类身体健康上的问题?

已经有很多证据证明了素食者的身体健康状况较非素食者好很多,并且整个人类史上,已经有上千万的人坚持素食的饮食习惯,并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素食会导致健康上的问题。而肉食会导致健康上的问题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如心脏病、高胆固醇、高血压、糖尿病、癌症。

即使人人都变成素食主义者,我们仍然会不可避免的杀死很多动物。

首先,不可避免且又无意造成的伤害与可以避免且故意造成的伤害在道德上是有很大差别的。并且,不能完全避免与动物利用沾边,不等于说我们不可能避免最明显、最严重的动物利用。例如在人类对待他人的道德上,我们常常不可避免的会非故意的伤害他人,但我们不能因此说其他明显的、故意的伤害就是可以接受的。

是否应将素食应用到动物身上?

对于人类饲养的动物可以,但前提是保证它们的健康。因为在不伤害他人且他归我管理的时候我们就有权利在不伤害他的前提下做任何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素食主义只是个人的选择(或生活方式),所以素食主义者企图说服非素食主义者是不正确的。

几乎所有行为都是个人选择(例如杀人犯也可以为自己辩护他杀人只是个人选择),如果不是个人选择那就谈不上道德价值了。我们可以承认素食主义也只是个人选择,我们也不会强迫谁必须吃素,但我们不认同这种行为。纳粹分子屠杀犹太人时我们企图说服其不杀人很明显未必是不正确的,素食主义者对非素食主义者的说服同样。而就生活方式而言,不健康的生活同样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我有理由在道德上谴责这个人。因为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将耗用更多的医疗资源或者说公共财政上更多的支出。而非素食主义者同样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同素食主义者的生活理念有冲突。而仅仅要求素食主义者拿出证据显然是不公平的,非素食主义者同样有论证的义务。

推荐阅读:动物权利常见问题

动物权利常见问题

为什么动物应该拥有权利?

  1. 人拥有权利,而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别不足以证明动物不应该至少拥有部分权利。

那植物与人类的差别如何可以证明植物不应该拥有人类权利中的某一部分?

  1. 在这个问题上人类与植物的主要差别是植物没办法感知痛苦,也就是说拥有权利(如不被伤害的权利)并非其利益。

动物没有自我意识的,所以不可能以对待人的方式去对待动物。

  1. 根据镜子测试,至少是部分动物(如黑猩猩、猩猩、大猩猩)是可以通过的这个测试的。
  2. 依赖于视觉以外的知觉的动物(如犬类)也很难通过这项测试,以动物能否从镜子中认出自己来判断其是否有自我意识明显太过武断。
  3. 仅仅以其是否拥有自我意识来判断其是否应该拥有道德地位就显得更加武断,因为人类婴儿就无法通过这个测试,也就是说他们同样也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但却不构成我们伤害他们的合理理由。
  4. 以动物能否从镜子中认出自己来判断其是否有自我意识明显太过武断。

如果我们以某些人不是理性行动者而试图否认其道德地位,我们就会踏上一个滑坡,可能因此而引来各种野蛮行径,使那些确系理性行动者遭殃(滑坡论)。

  1. 一个正常的老年人与一个行将就木的人之间的界限为比如一个成年的严重痴呆症患者与一个正常的大猩猩之间的界限那么清晰。
  2. 以这种观点,假设我们有可行的规则(如以智商20为界去辨别理性的人与彻底无理性的人,那么否认被辨别出无理性者的道德地位便是可以接受的。
  3. 如果这种理论是成立的,那么显然我们应该停止对动物制造不必要的痛苦。因为这种对动物的行为也很可能因此发生在人类身上。
  4. 如果此种观点是正确的那么我们也应该停止例如食用动物等一切对动物的残忍行为,因为此种行为同样可能被施用到人类身上。

对动物造成那个的折磨,以及更普遍的给动物带来的伤害,本身并不具有道德意义。只有伤害动物影响到了我们自身的利益时,我们才有理由反对这种行为(理性利己主义)。

  1. 此种观点将很难给出我们应该保护精神上有缺陷者(包括婴儿)的利益,因为伤害他们时我们几乎不会伤害到我们自身。
  2. 即使反驳者称我们应该保护上面提到的这些人的利益是因为这符合其理性亲属的感情利益也无济于事,因为诉诸感情利益会导致保护这些人的义务完全取决于一点:他仍然具有对这些人的感情利益。也就是说,如果缺乏这种利益, 利己主义者的义务基础也就随之消失。
  3. 理性利己主义对道德的说明如果无法容纳非理性利己主义者的到的病人,那么它就无法被称为令人满意的道德理论,因此也无法构成令人满意的根据来“把动物排除在外”。

动物只是财产,所以对其进行任何对待都是可以接受的。

  1. 如果动物真的只是财产,那么就不能接受为什么我们都反对虐待动物了。
  2. 显然我们对自己的行为除了法律规定以外,还有更高的要求。

动物不具有理性、抽象思维的能力,所以把动物当作我们的财产是可以接受的。

  1. 实际上很多动物是具有理性、抽象思维的能力,例如黑猩猩。
  2. 很多人(如小孩或严重智力障碍的人)也不具有理性、抽象思维的能力,但很显然我们不能因此将他们当作我们的财产并任意使用。
  3. 实际上部分动物也具有人类没有的能力(如夜视、飞行、感知电流、超声波)。如果要接受因为动物不具有人类的某种能力因此将它们降低到某种地位的观点是可以接受的,那么我们也不得不将人类本身降低到某种地位,甚至比某些动物的地位更低。

人类食用动物尸体已有千百年历史,已经是一种传统,所以这是正当的。

  1. 人类历史上有过一些不食用动物尸体的人文化(如古代的印度教、道教、儒家、早期基督教和犹太教、伊斯兰教),所以并不能说这一传统是全人类共有的,所以不能作为所有人食肉的借口。
  2. 即使确实人类曾经有过这样的传统,但这在道德意义上不可能造成差别。曾经种族歧视主义者和性别歧视主义者也以传统作为行为的证据。

人类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还没有到解决动物的时候。

  1. 很显然人类的问题也有很多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解决(例如贫困),仅以此作为不作为的借口未免会显得不道德。
  2. 实际在解决人类的问题的同时解决动物的问题并不冲突。例如我们可以在坚持素食主义的同时,帮助解决非洲贫困问题。

如若我们努力确保我们所食用的是被人道喂养的,那么我们食用动物尸体的行为便是正当的。

  1. 此种看法看法忽略了提早结束生命的死亡给部分动物带来的伤害。既然死亡对于人类来说也是伤害,没有理由认为死亡对于部分和人类身体构造接近的动物不是伤害。

家养的动物若不是因我们为了自己的目的使其出生,它们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这就是我们随意将其当作资源的合理理由。

  1.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我们奴役自己的孩子,将其卖到妓院或出售其器官就是合理的。
  2. 当年美国为奴隶制提出的辩解理由正是同一个腔调:如果不是因为奴隶制,被奴隶的人从一开始便不会出生。

权利是由人设计的,所以不应该将其用于动物。

  1.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人类里的大部分就应排除在道德共同体之外。因为我们的道德概念只是少数人设计的。

动物无法理解权利的概念,所以将权利赋予动物是荒谬的。

  1. 严重痴呆症患者、严重智力障碍患者、婴儿甚至是部分成年人类同样也无法理解权利的概念,但这不能作为我们剥夺其权利的合理理由。

动物权利理论是反人类的。

  1. 首先质疑者应该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危害人类罪
  2. 实际上动物权利运动的本质是同维护人类中弱势群体(女人、婴儿、老人、穷人、残疾人)的利益是相同的。

推荐阅读:素食主义常见问题

书摘:《动物权利》

《圣经》声称,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而我们人类可以为了满足自己的目的随意使用自然资源——包括动物。 135


他(查尔斯·达尔文)他证明了人类是从其他动物物种进化而来的。他还有力地指出,动物与人类的能力差异主要是程度上的而非性质上的,尽管这一观点的影响要小得多。基于仔细的观察,达尔文坚信,许多动物也有一般的概念、某些推理能力、初级的道德情感和复杂的情绪。 137


个人基于伦理的原因放弃吃荤再20或30年前还显得反常而古怪,但现在,符合道德的素食主义已经入主流社会并发展迅速。 140


说一条狗有道德地位,就是说这条狗因其自身的缘故、而非与人有关联的缘故而具有道德上的重要性。更准确地说,这意味着,这条狗的利益或福利很重要,必须给予认真考虑——这种考虑不依赖于狗的福利对人的利益的影响。简单地说,我们必须因狗自身的利益而对它好。 144


不平等主义者,即赞成给动物以不平等考虑的人需要承担举证的责任:举出人类与动物之间的相关区别以证明给予动物不平等考虑的合理性。 153


要说明为什么虐待行为是一种恶德,唯一合理的方法就是承认虐待行为之受害者的道德地位。 156


收养宠物是一件非常严肃的责任。 214


人们在杰娜宠物之前必须作出周密而现实的计划,并且只有在能满足宠物的基本需求时,才能收养动物——假设提供大致相同生活的要求也能予以满足。 214


把外来的或野生的动物(例如猴子、老鼠、金丝雀、蛇和大蜥蜴)当作宠物收养是错误的。指望能够充分地照料这些动物明显是不显示的,因为它们被迫生活的处境完全不同于它们本性适合的环境。所有者几乎总是对外来动物的特殊需求一无所知;人们也不能指望兽医能对野生动物的健康问题做出恰当的诊断。 215


购买野生动物的行为鼓励了人们从野外捕捉动物,破坏了动物家庭的完整性,并导致了在运输、装卸过程中可预见的对动物的伤害,以及把生命作为商品来买卖的恶果。 215


如果人们没有从野外捕捉动物,动物园就不会存在。动物园收养动物的第一步就是捕捉野外动物并把它们圈养起来。接下来的第二部通常就是野生动物买卖;交易的过程常常充满冷漠和残忍。许多动物在这一过程中死去,导致死亡的原因包括:艰苦恶劣且伴随虐待的旅程、致命的感染,以及对动物园环境的无法适应。人类捕略者为了便于捕捉,可能屠杀被捕获动物的家庭成员。 216


如果一个物种灭绝了,那么,我们不能在严格的意义上说该物种受到了伤害;物种不是拥有利益的存在,所以不会被伤害。 220


保存物种主要是为了人类的欲望。 220


对大多数人来说,由于参观动物园只是一个偶尔的且花费很少的活动,因而联合抵制不合格的动物园将是效果不佳的。 223


鉴于动物园令人沮丧的历史,以及动物园的倡导者总是倾向于用动物福利的花言巧语来掩饰其自私的或至少是少于服务于人类利益的目的,因此,利益的驱动似乎很难保证动物园的动物不被忽视和虐待。 224


能够获得合理性证明的动物园的标志或许就是,借望远镜给参观者使用成为它的一项日常政策。 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