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辩的常见方法

  1. 因为政府(或其他个体或团体)做某件事对很多人都有好处,就认为做这件事是应该的。但是判断做一件事情是否应该,不仅应该看有没有收益,还要有多少收益。并且即使收益很多也不一定足够下判断,也许付出远远超过收益。还有即使收益远远超过付出也不一定就是应该的,因为也许做另外一件事情需要的付出更少,而收益却是相同的。
  2. 论证责任反置。大多数情况下,论证的责任都在给出观点的一方,但总有人要求反方给出论证(正方没有提供论证)。
  3. 通过攻击对方的部分观点来显示自己观点的正确或对方观点的错误。例如知乎上那些关于有的人反对食用猫和狗的问题,许多人已经将这些不食用猫和狗但食用其他动物当作了事实,而忽略了素食主义者的存在。他们正确的论证方法应该是,只去论证素食主义者反对食用猫和狗是如何错误的,因为如果能够论证素食主义者反对食用狗和猫是错误的,那么非素食主义者反对食用狗和猫自然就是错误的了。
  4. 将某个词语解释为非日常使用的意思,有时候甚至是完全与日常使用的意思相反。这个方法似乎很多喜欢用,大概好处就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去解释某句话或某个观点吧。
  5. 说做某件事情是自己的权利,所以做这件事情就是应该被允许的。实际上权利的一个性质就是权利的强度,权利强度的作用就体现在不同之人的权利发生冲突时。例如人当然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当你行使你言论自由的权利就意味着他人可能失去生命时,那么你言论自由的权利就应该被暂时禁止行使。
  6. 当某人被他人用其道德观念指责时,说道德只能用于自己,不能用于别人。道德观念的内容实际上也不过是关于我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认为道德观念不能用于别人,那么我们也应该不对别人说道德观念应该如何使用。
  7. 认为某些东西是至高无上的(例如生命或健康),以至于为了得到或保持它,我们不应该考虑其他任何东西。这种辩论方式似乎常用于批评政府的时候。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认为生命是至高无上的,那么他显然不会每天出门(有被车撞或出车祸的风险)。还有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也会在当人们拥有不同的至高无上的东西时发生冲突。例如安乐死问题的本质就是“人最重要的是生命”和“人最重要的是生存质量”这两种观念的冲突,但如果我们能抛弃某种东西是至高无上的这种观念(至少不要将这种观念强制施加于别人),安乐死问题大概就不是问题了。
  8. 滑坡推论。例如认为允许堕胎将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残杀,但这种推论只是有可能(甚至经常是可能性都没有),而非有必然性。
  9. 用一些不相关因素去区分事物,以此证明有差别的对待是正当的。例如大部分人就认为我们应该区别对待人和动物(例如吃它们),并且如果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往往是回答因为它们是动物,而我们是人(此处先假设人不属于动物)。这里是否是人、是否是动物,就是不相关因素。同样的我也可以给出一些不相关的因素,例如人有两只脚,而狗有四只脚,所以可以认为食用人是正当的?
  10. 认为某个东西(例如知乎)是应该来干什么的(与此同时不给出任何论证),所以你不这么干,你的行为自然就是错误的。例如好多人经常说知乎是应该干什么的(除去有明文规定了应该做的事情和不应该做的事情)、在知乎上应该做什么,以此去抵制那些在知乎上不按照他观点行事的人。
  11. 诉诸自己所处的社会地位。常见的格式就是“我好歹也是……,所以(或其他类似表达方法)……”。
  12. 无根据的推测对方。例如我“我相信你……(是什么样的人或者做过什么)”。这种诡辩方法可能这里最为低劣的,因为这种诡辩方法是通过攻击对方来显示自己言论的正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