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电信诈骗的另一种思路

前几天看到新闻说一清华大学的教授被骗了刚卖房获得的1760万,网上基本上都是两种讨论:一种是感叹一个大学教授如何会有这么多钱,而另一种去证明大学教授有这么多钱是正常的。其实我觉得大部分时候这种试图去证明非理性的看法(例如这里的很多人觉得这个大学教授一定是用的非正当手段挣取了这么多钱)是错误的是没什么意义的,因为我们会在某个具体问题上不理性,大多数时候并不是因为我们对这个问题不了解,而仅仅只是因为思维上的缺陷。例如大学教授被骗千万这件事上,很多网上的报道已经说了这位教授是刚卖了北京的房获得的,但这些报道下面的评论还是会质疑那位教授的收入来源,此处思维的缺陷就是只看标题就给评价。

而回到标题上所说的如何解决电信诈骗,却鲜有在网上看到讨论。被骗了几千块去报警,警察不管这我可以理解,因为调用警力去查案耗用的成本可能就远远不止几千块,而又因为公共服务是依赖于税收的,那么这种成本其实就分担到了每个公民身上。再加上几千块对于大部分家庭的影响并不会很大。但是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诈骗案件就不一样了,这可能是一个家庭几十年的收入,对于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来说,这可能是除了健康上的伤害外,对一个家庭最大的伤害。

请律师的时候我们花更多钱能请到更好的律师,那为什么在公共服务上我们不能花更多钱获得更好的公共服务?例如如果那位教授自愿在破案拿到被骗的钱后支付10%或更多给查案的部门,那相关部门查案会不会更积极一些呢?我知道对于很多相信共产主义(或类似观点)的人来说,为本来免费公共服务付费以及以钱来决定接收公共服务的优先级是很难接受的,但这的确是对政府部门和受害者双赢(政府部门获得了本来不会有的收入,受害者找回了本来可能找不回的钱)的解决方案,甚至对于不相关的普通人来说都是更好的方案,例如更积极的查案后带来更少的犯罪率,政府收入的增加可以在提升警力上花费更多,并且本质上这可能还是一个更加公平的方案,因为一般情况下警力的支出都是来源于税收,但是从来没有使用过警力的人依然会为此付费,那么其实也可以说是不公平的。

解决电信诈骗的另一种思路》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