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权利常见问题

为什么动物应该拥有权利?

  1. 人拥有权利,而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别不足以证明动物不应该至少拥有部分权利。

那植物与人类的差别如何可以证明植物不应该拥有人类权利中的某一部分?

  1. 在这个问题上人类与植物的主要差别是植物没办法感知痛苦,也就是说拥有权利(如不被伤害的权利)并非其利益。

动物没有自我意识的,所以不可能以对待人的方式去对待动物。

  1. 根据镜子测试,至少是部分动物(如黑猩猩、猩猩、大猩猩)是可以通过的这个测试的。
  2. 依赖于视觉以外的知觉的动物(如犬类)也很难通过这项测试,以动物能否从镜子中认出自己来判断其是否有自我意识明显太过武断。
  3. 仅仅以其是否拥有自我意识来判断其是否应该拥有道德地位就显得更加武断,因为人类婴儿就无法通过这个测试,也就是说他们同样也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但却不构成我们伤害他们的合理理由。
  4. 以动物能否从镜子中认出自己来判断其是否有自我意识明显太过武断。

如果我们以某些人不是理性行动者而试图否认其道德地位,我们就会踏上一个滑坡,可能因此而引来各种野蛮行径,使那些确系理性行动者遭殃(滑坡论)。

  1. 一个正常的老年人与一个行将就木的人之间的界限为比如一个成年的严重痴呆症患者与一个正常的大猩猩之间的界限那么清晰。
  2. 以这种观点,假设我们有可行的规则(如以智商20为界去辨别理性的人与彻底无理性的人,那么否认被辨别出无理性者的道德地位便是可以接受的。
  3. 如果这种理论是成立的,那么显然我们应该停止对动物制造不必要的痛苦。因为这种对动物的行为也很可能因此发生在人类身上。
  4. 如果此种观点是正确的那么我们也应该停止例如食用动物等一切对动物的残忍行为,因为此种行为同样可能被施用到人类身上。

对动物造成那个的折磨,以及更普遍的给动物带来的伤害,本身并不具有道德意义。只有伤害动物影响到了我们自身的利益时,我们才有理由反对这种行为(理性利己主义)。

  1. 此种观点将很难给出我们应该保护精神上有缺陷者(包括婴儿)的利益,因为伤害他们时我们几乎不会伤害到我们自身。
  2. 即使反驳者称我们应该保护上面提到的这些人的利益是因为这符合其理性亲属的感情利益也无济于事,因为诉诸感情利益会导致保护这些人的义务完全取决于一点:他仍然具有对这些人的感情利益。也就是说,如果缺乏这种利益, 利己主义者的义务基础也就随之消失。
  3. 理性利己主义对道德的说明如果无法容纳非理性利己主义者的到的病人,那么它就无法被称为令人满意的道德理论,因此也无法构成令人满意的根据来“把动物排除在外”。

动物只是财产,所以对其进行任何对待都是可以接受的。

  1. 如果动物真的只是财产,那么就不能接受为什么我们都反对虐待动物了。
  2. 显然我们对自己的行为除了法律规定以外,还有更高的要求。

动物不具有理性、抽象思维的能力,所以把动物当作我们的财产是可以接受的。

  1. 实际上很多动物是具有理性、抽象思维的能力,例如黑猩猩。
  2. 很多人(如小孩或严重智力障碍的人)也不具有理性、抽象思维的能力,但很显然我们不能因此将他们当作我们的财产并任意使用。
  3. 实际上部分动物也具有人类没有的能力(如夜视、飞行、感知电流、超声波)。如果要接受因为动物不具有人类的某种能力因此将它们降低到某种地位的观点是可以接受的,那么我们也不得不将人类本身降低到某种地位,甚至比某些动物的地位更低。

人类食用动物尸体已有千百年历史,已经是一种传统,所以这是正当的。

  1. 人类历史上有过一些不食用动物尸体的人文化(如古代的印度教、道教、儒家、早期基督教和犹太教、伊斯兰教),所以并不能说这一传统是全人类共有的,所以不能作为所有人食肉的借口。
  2. 即使确实人类曾经有过这样的传统,但这在道德意义上不可能造成差别。曾经种族歧视主义者和性别歧视主义者也以传统作为行为的证据。

人类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还没有到解决动物的时候。

  1. 很显然人类的问题也有很多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解决(例如贫困),仅以此作为不作为的借口未免会显得不道德。
  2. 实际在解决人类的问题的同时解决动物的问题并不冲突。例如我们可以在坚持素食主义的同时,帮助解决非洲贫困问题。

如若我们努力确保我们所食用的是被人道喂养的,那么我们食用动物尸体的行为便是正当的。

  1. 此种看法看法忽略了提早结束生命的死亡给部分动物带来的伤害。既然死亡对于人类来说也是伤害,没有理由认为死亡对于部分和人类身体构造接近的动物不是伤害。

家养的动物若不是因我们为了自己的目的使其出生,它们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这就是我们随意将其当作资源的合理理由。

  1.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我们奴役自己的孩子,将其卖到妓院或出售其器官就是合理的。
  2. 当年美国为奴隶制提出的辩解理由正是同一个腔调:如果不是因为奴隶制,被奴隶的人从一开始便不会出生。

权利是由人设计的,所以不应该将其用于动物。

  1.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人类里的大部分就应排除在道德共同体之外。因为我们的道德概念只是少数人设计的。

动物无法理解权利的概念,所以将权利赋予动物是荒谬的。

  1. 严重痴呆症患者、严重智力障碍患者、婴儿甚至是部分成年人类同样也无法理解权利的概念,但这不能作为我们剥夺其权利的合理理由。

动物权利理论是反人类的。

  1. 首先质疑者应该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危害人类罪
  2. 实际上动物权利运动的本质是同维护人类中弱势群体(女人、婴儿、老人、穷人、残疾人)的利益是相同的。

推荐阅读:素食主义常见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