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宽容的不宽容》

「宽容」正在西方社会占据至高地:如果有人胆敢挑战「宽容」,会被认为是野蛮和愚蠢的。但是,在《宽容的不宽容》一书中,卡森所要做的正是在质疑「宽容」(或者说至少是西方人当下所理解的「宽容」)。

卡森追溯了近些年我们所理解的「宽容」经历了怎样一种微妙但却剧烈的转变——从为维护持不同信仰者之权利而提出的一种「旧宽容观」,到认为所有信仰都是同样合理正确的另一种「新宽容观」。他回顾这一转变的历史,并讨论了此变化对今日文化的意义,特别是对民主、善与恶之讨论和基督教真理宣称的意义。

据此,卡森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新宽容观」对社会具有危险性,也会让人的知性衰弱;不仅如此,这种「新宽容观」实际上将人引向一种对所有持守自己信仰者的真正的不宽容。在本书中他引用了很多现实生活中的实例来论证这一观点,这些例子有时会让人发笑,有时却也让人热血沸腾。 via 豆瓣


在过去,保守派中一直对同性恋的谴责,用的都是很残忍、鄙视的语言。但是今天在我们看来,好像不受约束的口水毒液都流向了与过去相反的方向。当凯利·普雷让(Garrie Prejean)还是加州小姐的时候,有人问到她怎么看待同性恋婚姻。她回答说,「婚姻应该是一个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我无意冒犯任何人,但这就是我成长过程中接受的观念。」她并不是这种传统观念的最佳辩护者,但她的言语比那些反过来公鸡她的言辞要温和多了。一位同性恋专栏作家佩雷茨·希尔顿(Perez Hilton)说她是「一个只有半个脑子的蠢货」。另一位娱乐报道(E!News)节目主播朱莉安娜·兰奇客(Giuliana Rancic)说她是「无知的羞辱」,简直「让我恶心到要吐了」。难道这就是人们赞扬的宽容吗? 43

在任何社会中,各部门都会批评其他部门。右翼批判左翼,而左翼也批判右翼。这些都不会让人忧心。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中,所有这些都是健康的。不健康的是一种不参与任何观点交锋的姿态,带着嘲弄批判,来了只是试图把别人从对话中赶走,而理由是指责别人不宽容。 43

……是波尔蒂略先生纯粹狂妄自大的一个假设:一种世俗主义或自然主义的立场,在其本质上,是比其他立场更优越、更安全的。把这一假设讲给那些斯大林或波尔布特统治下的受害者听听,就该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了。 95

问题在于,虽然世俗主义者宣称自己占领了道德高点,他们毫不含糊地试图推行自己的主张,他们当然有权利这样做,但他无权假定自己的立场是「中立的」,是自身具备优越性的了。在过去出现过很多次情况就是,世俗主义者(或无神论者、自由思想家)常常会滋生出对那些不太被启蒙的同辈们的一种高姿态、故作谦卑的宽容。相比之下,过去一、二十年中发生的是对那些不认同他们的人一种愈演愈烈的仇恨、简言之,随着他们越来越确信自己的优越性和中立性时,他们就变得愈加不宽容了。 9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