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哀痛日记》

  在“她不再忍受痛苦了”这句话中,“她”指向什么、指的有是谁呢?这种现在时意味着什么? (2月29日,15)


  我的哀痛,是对于眷爱关系的哀痛,而不是对于一种生活方式的哀痛。它借助于突然出现在我大脑中的(眷爱)词语袭上身来…… (11月6日,39)


  一段时间之前,死亡是一种死亡事件、一种突然出现,而在这种名义之下,它动员人、激励人、使人紧张、使人活跃、使人骤变。而后来,有一天,它不再是一种事件,而是另一种延续——一种呆滞的、无意蕴的、不被叙述的、沉闷的、无缘的延续:这是无任何叙述辩证法可谈的真正的哀痛。 (11月15日,50)


  现在,到处——在街上,在咖啡馆里,我看到每个人都处于某种不可避免地面临——死亡,即非常准确地将是某种必定死去的情形之下。而且,我还清楚地看到,他们并不知道这一点。 (11月16日,62)


  在没有你所爱的人的情况下活着,是否意味着你远不如你所认为的那样爱他呢? (11月28日,98)


  哀痛的不连续特征让我害怕。 (11月26日,77)


  我不想要孤独,但却需要孤独。 (1978年1月22日,91)


  有人说(潘泽拉夫人对我说):时间会平息哀痛。——不,时间不会使任何东西消失;它只会使哀痛的情绪性消失。 (1978年3月20日,1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